襄阳城,宇文将军府,宇文修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水米未进,蜡黄色的脸上时而微微皱眉,时而呈现忧伤之色,但始终不得清醒。

李三刀在宇文修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宇文修的房间看望他,李三刀见宇文修没醒,便向其家人询问起来大夫的医嘱和宇文修的身体情况。

就在这时,宇文修的手指,突然勾了勾,眼皮动了动,但这薄薄的眼皮却如有千斤一般,始终没有抬起来。

如此持续了近五分钟,就在李三刀将要离去之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宇文修的口中传了出来,“水...水...”

李三刀停下将要迈出门槛的脚步,回过身来,发现宇文修竟然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依然虚弱,不能动弹。

下人服侍宇文修饮过热水,喝了一碗热粥之后,宇文修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这才让所有人都退下去,独留李三刀一个人。

李三刀搀扶着宇文修倚坐在床边,有些愧疚的开口说道:“没有怪我吧?”

宇文修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睛瞥向了床顶,虚弱的说道:“没有,我反而要感谢你,帮了我一把,让我看清楚了很多东西。或许我真的错了吧,我追求了半生的前程和名利,此刻看来,都像一场梦一样不切实际,我的初心是想为老百姓做些事情,不成想,却在仕途之中迷失了自己,并且愈发无法自拔,好在遇见了你,让我从这场幻梦之中找回了我自己。”

宇文修的话说的很慢,每说一句话都要休息一下,说完这段话后,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宇文修把目光投向了李三刀,恳切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让我帮你吧!”

话落宇文修颤巍着向李三刀伸出右手,李三刀同样也伸出了右手,两只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好像通过握手就能代替千言万语,知晓对方心意一样。

之后,李三刀让宇文修做了豹烈营的统领,而宇文修又给豹烈营改了名字,他说:既然我已经入了魔道,那便叫做豹魔营吧。从这天起,豹魔营有了宇文修的统率,战斗力直线上升,攻城拔寨之时个个都像是发了疯的魔鬼,永远冲在最前列。

李三刀从宇文将军府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虽然宇文家极力挽留李三刀吃过午饭再走,李三刀还是以有事为由推脱掉了。因为李三刀知道,他和宇文修之间已经不需要通过什么来增加两人之间的信任了,因为从这天起,他们两人已经有了共同的志向。

出了宇文修家的府门,李三刀就和张武一起在襄阳城的集市上逛了起来,打算买上一些礼品送给东方万三和东方蓁蓁,毕竟约定好了今天晚上去东方家去赴宴,也不能空着手去白吃白喝不是,再说东方家族曾经帮过九龙商会,又为此受到了牵连,李三刀的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

李三刀特意去裁缝店,购买了一件合身的白袍,白袍上面绣有一只威武的下山虎,可能是李三刀为了填补自己心中的遗憾吧,在看见这件白袍的时候就被这只下山虎给吸引住了。

本来这件袍子是襄阳城的一个大家族的子弟订制的,可九龙山大军兵围襄阳城的时候就已经跑路了,裁缝店老板见超过了约定时间没人来取,就上架出售了,而李三刀与那个大家族子弟身材相仿,穿起来到也合身,有些清秀的面容在这白袍的映衬下,倒也有那么一番风度翩翩的味道。

而张武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张武身材高大,裁缝店里根本没有适合张武的尺码,只有一件长衫比较宽松一些,套在张武身上虽然能盖住重要部位,但胳膊和大腿上都露出了一节,而且张武体毛很重,这件衣服套在身上,手臂和小腿上的黑毛都露在外面,简直跟马戏团里面穿衣服的黑熊没什么两样。

张武乞求李三刀不要穿这个,李三刀却是以第一次去东方家登门拜访必须要穿的干净一些为由,给严词拒绝了。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张武自九龙山发兵到现在都没换过衣服,已经十几天了,衣服上的味道简直是不敢回味!

二人走在街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哄然大笑起来,李三刀自然是笑张武穿上这套衣服后滑稽的模样,而张武则是看到了李三刀白袍上面的下山虎,联想到了李三刀胸口纹的那只“加菲猫”。

李三刀自穿越过来后,下山的次数很少,也从来没有来过像襄阳这么大的城市,所以,李三刀对街上的一切事物都感到非常新奇,便拉着张武逛了很久,一路走一路品尝各种别致的小吃,或者在街头卖艺的摊位面前看的津津有味,或者在那些手里面抖着手帕,花枝招展的招揽客人的青楼门前驻足良久,脸上邪笑吟吟。

直到李三刀感觉有些累了,便找了个路边茶馆喝起了茶,此时的李三刀和张武的手里已经有很多小玩意了,净是一些糖人、竹马、布老虎之类的,唯一一个像样的东西也就是一把羽毛做的扇子了。

这让张武心中暗暗鄙视着李三刀:“堂堂的九龙山山大王,一到晚上就“吃人”的狂魔,居然...居然喜欢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李三刀嘴里喝着茶,还在东张西望,他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围了很多人,便让张武结了茶钱,拎着大件小件的向那边凑了过去。

李三刀和张武二人穿过层层的人群终于到了近前,却引得周围人群的不满,张武本想发飙,将这群人都赶走,却被李三刀制止住了。李三刀稍稍对张武说道:“人多才热闹!”

只见里面摆放着一张长桌,长桌之上放着一些铜钱、龟甲、纸笔之类器物,在长桌的旁边还立有一杆大旗,上面写着“测吉凶祸福,算富贵贫贱”十个大字,在右下角还坠着“天朝洪半仙,不准不收钱!”十个小字。

在长桌不远处躺着一个面色发白的老者,老者的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面容削瘦的老道眼睛直直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者,摇头不语,另一个人是个青年壮汉,正对着道士侧脸喋喋不休的谩骂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名小说网-都市小说免费看_小说阅读无弹窗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是山大王,我是山大王最新章节,我是山大王 爱看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