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君智怒气冲冲得来到李三刀的面前,毫不客气的训斥道:“李三刀,你...你好大的胆子!未经过我的允许你竟然擅自行动,你...你真是胆大妄为!”

“呦!这不是韦大人吗?您醒啦?我刚要出门去探望您呢!”李三刀故作无事的说道。

“别跟我套近乎,今天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定要修书一封让孙大人知晓此事!”韦君智怒气不消,依然指着李三刀大声吼道。

“解释,肯定要解释,您听我说,您是不知道,当日我们在马鞍山饮酒之后,手下细作来报,当晚夷陵城内发生内讧,一些人投靠了我们,愿意为我们攻城之时大开城门,我自知此乃天赐良机,欲要向韦大人禀报,可是韦大人醉酒,怎么叫都叫不醒,所以便自作主张攻下了夷陵城,只是情急之策,并没有违逆韦大人的意思。可这也不是坏事啊,攻下此城功劳主要在韦大人您身上,我们也只是听从您指示才得以建功的,您说是不是?不过,若是您执意要上报孙大人,那你韦大人也有阵前醉酒、贻误战机之责!”李三刀冲韦君智挤了挤眼,连忽悠带吓唬,还真唬住了韦君智。

“这...这...唉,罢了,不过此事下不为例。”韦君智无奈的说道。他并不是蠢笨之人,他也知道李三刀是在忽悠自己,但是他还真的没办法。要知道李三刀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啊,自己虽然有孙宥谦的任命,却也是在刀尖上跳舞,刚才装腔作势的发泄一番也就算了,真让他得罪李三刀,他还是不敢的,至少现在不敢。现在李三刀给了他台阶下,他也就顺坡下驴了。

三天后,李三刀给张文留下了一万士兵,让他镇守夷陵城,同时看守被关押的两万俘虏。两万俘虏被分割关押在夷陵城的四个角落,由景华清和阮永春轮流去做思想工作,当然李三刀肯定会派人跟着的,他现在对二人可没有那么信任。而李三刀只带了一万五千兵马,便浩浩荡荡的再次出征了。

就在李三刀出征之时,邢信这才狼狈的回到稊归城,回到稊归城后第一件事就是排查城内的可疑人员,并告知建平城,夷陵已失,让他们加强守备,提防李三刀突袭。“这一次绝不会再输给你李三刀!”邢信心中暗暗发狠。他一生追随马衡南征北战,立下战功无数,却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栽在李三刀这个无名小卒手里,这让他心里很是窝火。

夷陵城距离稊归城有一百五十里之遥,而稊归城距建平城却只有五十里。在大军赶往稊归城的路上,李三刀与韦君智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这时李三刀开口向韦君智问道:“韦大人,这稊归城距建平城只有五十里之遥,攻其一另外一城必会相援,届时两面夹击,我们腹背受敌,这可如何是好?韦大人您精通兵法,腹有韬略,可有办法破敌?”

“李三刀,别忘了你才是主帅,如何破敌那是你的事,不要问我。”韦君智冷漠的说道。开玩笑,他哪知道什么破敌之策,溜须拍马他到是擅长。韦君智现在对李三刀虽然说话仍是不客气,却也是外强中干,上次李三刀给他下药的事情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所以军事上的事情他也不怎么过问了,只是盼望着早日完成任务,回到南阳城过他的滋润生活,最重要的是在孙宥谦面前诋毁李三刀,给他穿小鞋。

李三刀却是不知韦君智心中想法,没有再理会他,目光飘向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稊归城和建平城各有守军一万人马,据探马回报,邢信已经到了稊归城中,而在三县守将中,邢信是最高指挥官,想必此时稊归城由邢信提领,这样夷陵城失守的消息必然已经被两城得知,在得知李三刀的手段后,两城定然不会再有大意之举,不会给李三刀可乘之机。而且两城距离如此之近,肯定会守望相助,让李三刀没有机会靠近其中一城。

李三刀心中反复思索着对策,虽已有些策略,却始终不太满意,无奈的叹气道:“还是抵达稊归,亲眼看过实际情况再做定论吧。”

大威历425年农历四月二十五,这天是大威皇帝祭天的日子。而李三刀大军正在稊归城正东偏南方向,五十里外的山坡上安营扎寨,随后几日,李三刀亲自勘察地形,询问当地村民,并结合细作的情报,对稊归城周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环境有了充分的了解。

据他了解,稊归县西南高东北低,县内为巫山余脉盘踞,层峦叠嶂,岩高谷深,海拔相差有两千多米,县境内群山相峙,多为南北走向,形成稊归县广大起伏的山岗丘陵和纵横交错的河谷地带。由于长江水流息川流不息,地面切割较深,大片平地极少,多为河谷阶地,梯田坡地。而稊归城恰好在为数不多的山谷平地之上,且距离长江仅有五里之遥。据当地老农所说,稊归县每逢盛夏,便会天降暴雨,洪涝出现,长江水位暴涨,且水势湍急。

李三刀得到这些消息后,沉思良久,最终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作战计划,一个新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渐渐成型,此想法若是成功的话,将会比其它计划攻下夷陵城更加容易。

稊归城西南方向十里外有一个地方叫做水田坝,水田坝以前并不叫水田坝,只因有一条河流引渠于长江的支流青干江,人们从青干江分流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大坝,这个大坝就是水田坝,久而久之,人们便把这附近的地方都叫做水田坝了。由于距离长江较近,这里的水流也是极为湍急。

让李三刀重视这里的原因,便是水田坝这个地方几乎与稊归城处在一个峡谷内,且地势高于稊归城。李三刀的想法就是等待长江河水暴涨之际,截留青干江,打开大坝,水淹稊归城。眼下为农历四月下旬,距离酷暑时节也不超过半个月,若是平常地方李三刀的时间倒也充裕,可是眼下有一个麻烦摆在他眼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名小说网-都市小说免费看_小说阅读无弹窗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是山大王,我是山大王最新章节,我是山大王 顶点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