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知道李山主心怀天下生民,为天下百姓造了不少福祉,可规矩是师父定下来的,樊某不敢悖逆师门规矩。”樊阿皱着眉头说道,转过身去,不忍直视李三刀的眼睛。

“这...唉!”李三刀一时有些无语,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心想这古代人怎么都这么顽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知道吗,怎么一点都不知变通呢!

“樊神医,我理解您的苦衷,可是医者父母心,您就真的忍心见死不救吗?”李三刀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

樊阿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转瞬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师父生前游历天下,就是为了择一处风水宝地,开宗立派,广收门徒,让更多的同道行走于世间,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可我师父穷尽一生之力也没有做到。”

樊阿顿了顿,看了李三刀一眼,继续说道:“师父临终前对我说,若是他日遇到贵人相助,实现师父遗愿,不论何人,都可为其出手破例医治一次。如果李山主愿意做这贵人的话,那师门三不治的规矩可以不用遵守。”

李三刀闻言眼前一亮,心中重新被喜悦充斥,急忙说道:“樊神医,您看襄阳可算风水宝地?襄阳几乎位于九州正中,风景秀丽,水路陆路均是四通八达,襄阳城东南五里处有一座岘首山,山不算高,却胜在此山颇有灵气,风景更胜...”

李三刀滔滔不绝的讲着,为了活命,他也顾不上什么风骨不风骨的了。当然李三刀还存有想让樊阿和他未来的为他所用的心思,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樊阿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前的为难之色也荡然无存了。

两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丝毫不知道两人这一简单的决定将这个世界未来中医的发展提前了上千年。

一个雄心壮志的霸主和一个悬壶济世的神医,此时就像两个奸商达签订了协议一样,望着对方,一幅皆大欢喜的模样。

随后两人好像多年挚友一般,手拉手朝门外走去。

可就在两人刚迈步走出院门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将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架在了李三刀的脖子上。

不远处的张武一见此景大惊失色,刚要有所动作,却见乌泱泱的士兵将李三刀等人围了起来,粗略一看,约有千人。

这时候李策从人群后走了出来,手中折扇“啪”一声打开,笑吟吟的对李三刀说道:“李山主,多日不见,近来可好啊?”

“好你...乃乃个腿儿!”张武怒声骂道,作势就要冲上来教他做人。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你家主公的小命恐要不保啊!”李策波澜不惊,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张武说道。

张武闻声一滞,前进的身形瞬间停了下来。

“你想怎么样?”李三刀同样惊惧不已,却是没有表现出来,淡定的开口问道。

“李某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李山主和这位兄弟到府上一叙,也好让小弟尽尽地主之谊!”李策手摇折扇,笑眯眯的说道。

“李策,枉我将你当作好友,你居然利用我?”樊阿终于反应过来了,对李策怒声说道。

李策脸色一红,带着一些愧疚地说道:“樊兄,对不住了!李三刀此人我必须要带走,你...就当此事没发生过,继续游历去吧。”

樊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冷冷地说道:“樊某虽是一介赤脚,却也知道人无信则不立的道理,不像某些人,明里一把火,暗里却是一把刀!你把李三刀带到哪里去我不管,他的伤我是治定了!”

李三刀听到樊阿这话,顿时对樊阿好感大增。心想若是能活着逃出来的话,一定投桃报李,把樊阿的宗门弄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再为他所用。

李策毕竟有悖于朋友间的道义,见到樊阿坚持,也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石村的另一个院落内,玉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自言自语的说道:“外面怎么回事啊?这么吵!算了,反正天也亮了,该出发了。”

话落,玉瑶起床穿衣,出了房门。

由于主人家天不亮就早起去田间劳作,所以此时的院门是半开着的。

玉瑶走进厨房,拿了几个馒头放在包里,又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啃了起来,走出厨房地时候,却猛然瞥见了院门外成群结队的士兵,摆开了阵型,似乎是即将开打的样子。

玉瑶猛的打了个激灵,心想有热闹看了。

玉瑶绕到房子后面,一跃上了房顶,踩着房顶的瓦片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士兵包围圈里的几个人。

由于角度地原因,玉瑶并没有看出来被绑的两个人是李三刀和张武。

玉瑶一边啃着馒头,一遍饶有兴致地看着热闹,嘴里面嚼着馒头还在小声嘟囔着“这俩倒霉蛋肯定没干好事,让官兵给抓了吧!哼,活该!”

但转念玉瑶又觉得不对劲,接着嘟囔道:“唉?不对啊?抓俩毛贼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还有...这两个毛贼怎么这么眼熟啊?”

由于之前在战场上,张武给李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给张武足足绑了五道绳子,这还不放心的命令几十个士兵寸步不离的盯着张武的一举一动。

而李三刀只是由两个士兵看押而已,并没有绳子绑缚。张武欲哭无泪,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带走!”李策一声令下,骑上士兵牵来的马走在了前面。

就在士兵推搡着李三刀和张武转身的时候,玉瑶的眼睛猛地睁大,似乎看了不可思议地一幕。

“这...这...这也太巧了吧!”玉瑶不禁吐槽道。心想:教中眼线明明告诉我李三刀身在巫县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但此时也不容玉瑶多想,她急忙跳下房顶,朝着离开的李策等人追了过去。

巫县县令府中,沙摩柯、张文等人急得满屋乱窜,不时有人唉声叹气。

不多时,段锦彭从门外走了进来,张文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打听到老大消息了吗?”

段锦彭阴沉着脸,低头不语。

这可把张文急坏了,抬起双手猛地摇晃起了段锦彭的肩膀,激动地说道:“老大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名小说网-都市小说免费看_小说阅读无弹窗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是山大王,我是山大王最新章节,我是山大王 爱看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