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端着茶喝了一口,茶香入肺腑觉得分外的舒服,心气儿也更加平顺了,道:“哀家找钦天监的人看了,那容贵人命数不好,本是个早死的命,偏生活了下来,诸般是非便要寻上她的,若她留在后宫一日,后宫便一日不得安生。哀家知道皇上还是喜欢容贵人的,所以也没处死她,只让她在冷宫自生自灭就是了。”

弘历听了太后此话却是震惊,太后找钦天监这种事儿从前倒是没发生过,他道:“皇额娘,人定胜天,儿子想那容贵人也是个温婉谦和的人……”

太后不待弘历将话说完,便摆手,“皇上,这件事哀家已经打定了主意,是不准备放她出来的。若是你执意要她出来,哀家也是不允的,难道皇上要忤逆哀家吗?”

这话说得便是极为严重了,弘历向来是孝顺之人,以仁孝治天下,听得此言一时间也不好再为乐羡说什么了。

馥锦连忙起身打圆场,这事儿方平息了下去。

出了慈宁宫馥锦跟在弘历的身后,她见弘历面色不是很好,便道:“皇上不必忧心,臣妾日日来陪着太后解闷,等太后心情好的时候,自会为容贵人美言的。”

弘历驻足回身看着馥锦,这个女人他也是深深爱过的,她眉目温婉动人,举止落落大方,从来不争不抢,有哪一个男子不想要这样的妻子呢?

但馥锦终究不是弘历心中要寻觅的那人。

弘历拉过馥锦的手拍了拍,“如此便有劳你了。”说着便亲自送了馥锦回储秀宫,一路上又说了许多贴心之话。

冷宫之中,乐羡的双手自昨夜涂抹了药膏之后舒服很多,但是今早起来就发现缠着手的纱布都已被鲜血浸透了,将纱布拆下来一看,那伤口非但没有愈合的架势,反倒是起了很多的血泡,有的血泡破了往外汩汩地冒血水,十分骇人。

乐羡看着自己的伤口,不免想到昨夜为自己医治的那许太医非是自己的心腹,即便是被人收买了来害自己也未可知,于是又连忙命茹仙让守门的太监去太医院,务必请了姜仁文来。

姜仁文见了乐羡的伤口着实大惊,随后又看了乐羡所涂抹的药膏,道:“幸好小主发现的早,并未再涂抹,否者这一双手便是不保了!”

乐羡听了也是后怕,一颗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又命茹仙将熬汤药的药方取来给姜仁文看,汤药却是没问题的。

“看来我猜得不错,那许太医不知是被何人收买了来害我!”乐羡咬牙,这宫中阴谋诡计防不胜防,更是招招连环避无可避。

她不禁有些害怕,若是她之前没有结识姜仁文的话,又该如何是好?

“许太医?”姜仁文听了就是摇头,“太医院上下一百八十余人,却无一人姓许啊!”

此番话一出,乐羡和茹仙都是大惊。乐羡沉默了良久,心中后怕,若是昨日那许太医给她开一剂毒药,她便也会毫不知情地喝下去!若是那般自己今日焉有命在?

如今自己身处冷宫,要害自己的人却是不肯放过自己,亦不知这指派许太医之人与当日诬陷自己给皇后送核桃酥的是否是同一人……

姜仁文给乐羡重新开了方子,又留下了一瓶药膏,叮嘱乐羡每日涂抹,或可以祛疤不留痕迹,说罢这些之后姜仁文跪地叩头,“微臣向小主赔罪!”

在来的路上姜仁文便从太监的口中知道了昨日之事,他心中万没想到西林会做这样的事情,简直是痛煞了心扉。但是即便如此,他对西林爱意仍浓,不可磨灭。

姜仁文只是恨自己当日未告知乐羡西林向自己所要天竺葵一事,若是告诉了乐羡,乐羡或许便会对西林更加提防,也不会出了今日之事。

乐羡冰雪聪明,自然是洞察了姜仁文的心思,道:“谁做的,谁才有错,你又有什么罪呢?”

姜仁文听了乐羡所说,心中更加自责,道:“微臣……微臣以后必对小主知无不言!”

乐羡命茹仙扶了姜仁文起来,她经此一时更加坚定了要离开这后宫的想法,便与姜仁文说道:“善保可与你说了我们要密谋之事?”

姜仁文听了便连连点头,“小主放心,秘药再过十日便可配成!”

送走了姜仁文,已过晌午,茹仙捧了饭菜放在桌上,见乐羡面有忧虑,便试探着问道:“小主当真要出宫去吗?”

“当真。”乐羡回过神,四下看了看屋内陈设,心中生出酸楚来,“在这深宫,要害我的人太多了,我甚至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们,便一个个地要置我于死地。也难怪她会上吊了……”

乐羡口中的她便是原主了。

茹仙却是不知道乐羡所说的‘她’是谁,听见上吊二字生怕乐羡再有一丝一毫地想不开,连忙道:“小主切莫灰心,等咱们出去了,奴婢陪您一生一世,您再找一位善良的公子,相守一生,或许没有皇上富贵,但是没那么妃子争宠也是好的!”

乐羡被憨憨的茹仙给逗笑了,缠着纱布的手艰难地拿起筷子,“干嘛要找一位公子呢?男人是最靠不住的了。”

十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

这十日之中,弘历每日都想着乐羡,他心中的那股思念好想是一股毒药一般,让他日夜不得安枕。但是一面又碍于太后的话,一面又想着乐羡从前那青梅竹马,更加之近来雨檀得宠时常旁敲侧击说乐羡心思深沉,使得弘历每每想去冷宫却又在脚迈出养心殿的时候收回。

这日进宝匆匆跑入养心殿,涕泪横流地跪地道:“皇上,您快去冷宫瞧瞧吧!容贵人……容贵人不大好了!”

弘历听得这一句手中的奏折已经落地,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再也顾不得其他,什么太后的懿旨,什么从前的过往,什么心思深沉不深沉都被弘历抛诸脑后,此刻唯有见到乐羡才好!

就在弘历迈入冷宫的那一刻,只听得里面茹仙大喊了一声:“小主!奴婢也随您去了!”

弘历只觉得眼前发黑,身子竟也站不稳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名小说网-都市小说免费看_小说阅读无弹窗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最新章节,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爱看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